Polly

未发生的都是礼物

《等风》【天台】

明台这几年越来越喜欢吃橘子,偏偏又挑剔得很,吃外面买回来的总是不满意,就把院子花圃都撤了,挑了上佳的苗子,满满种了一地。日夜亲手照料,结的果子总算令小少爷展颜。季节更迭,为着能吃着新鲜的橘子,他又张罗着把树都迁到温室里。如此波折一番,明家小少爷的橘子打响了名头,交好的逗趣的妄图攀附高枝的都慕名而来,想重金买些果子,尝尝这让明家少爷上心的玩意的滋味。

 

然而包括明家两位哥哥在内,无一例外都被明台扫地出门。这几年结的那么多果子,除了明台吃了的之外,全都安稳得盘踞在树根周围,直到腐朽作了养料,明台也全然没有要给人分享的意思。自己用心打理,也要自己用心吃掉,经不得旁人的手。

 

明台心里藏着的事很多,但梗在肺里喉咙里胸腔里日子越过就越痛的,也就只那一个。起初只以为是这痛砸得他措手不及,才有这样的肝肠寸断,后来才发现是自己死抱着它不愿松手。

 

那痛还有一个名字,叫做王天风。

 

哦,王天风已经死了。

 

明台亲手杀的。

 

明台只得把如今这样混沌的日子当做是那人怨怼的报复,可又有什么办法呢,他是没办法和死人计较的。

 

安定下来之后明台越来越不爱出门,在橘子树颤动的簌簌声里,静静地等待着入眠,之后又醒来,再入眠,周而复始。但只要一见人,他就还是那个明家的小少爷、聪明的毒蝎,面上半点窥不见他的神魂繁乱颠倒。

 

思维越是混乱,记忆就越是清晰。旧去的一切都再涌了上来。又一次闭上眼的时候,老师就坐在他旁边,手里拿了两个橘子,起先递过来一个,他三两下吃完手上的之后,老师也剥好皮递过来另一个。

 

明台是被脸上的冰凉浸醒的,睁眼后愣了一会,笑了笑抬起头,眼前是绵绵的雨。秋天不光有硕果累累,也有萧萧落叶,现下更是冷意乍起,明台又笑了笑,起身向屋里走。

 

“外面雨快大了,老师,你带我入梦避避吧。”

 

背叛和失去比起来显得微不足道。明白老师亲手推他去死的时候,明台是恨的。他一度希望自己能够青出于蓝,结果被老师骗得彻头彻尾,也没有机会再出师了,抱住老师想要一同赴死时情绪震荡到炸裂。明台没有想到那人拼着最后一口气也想保他一时性命。大脑回笼之后,所痛所哀几乎全是为那一个人。

 

“老师,我怀疑你,可我不想让你去送死。”“你这条路,走不通的,跟我走吧。”几欲痛哭的嘶哑声中挤出来的这些话,时过境迁再回忆起来,明台才察觉到其中汹涌的情绪。情起何处,已无从追溯。罔论故事里的人也早就化成风、化成雨、化作云烟。总之是不在了。

 

“只留下我。”自言自语这个毛病怕是改不了了,明台又拿了片橘子放进嘴里。时间越长越怯于触及事实的真相。明台不敢去猜,老师是不是也有那么一刹那不愿意让他顺着剧本往下走;老师推他去送死时会不会觉得不忍;老师向他伸出手说“跟我走“的时候是灼灼真心、还是诱兵之计。

 

明楼来时,自家小弟搬了椅子坐在院子里,挺拔的背影略微缩着。明楼深吸一口气,快步走到他面前,满腔责备在看见那张寂静的脸时卡了壳。一切和从前并无二致,嘴角也有弧度闲闲地挂着。但心酸的劲儿却一阵阵袭来。

 

“大哥。”

 

“明台,别在外面住了,快跟我回去。”

 

“我在这里很好。”

 

这几年小怒大怒暴怒的脾气发了无数次,之前的心理建设全被抛在脑后,明楼这次也没能忍住。

 

明台没有搭腔,只在自家大哥负气离开时开口:“大哥,我不怕苦,更何况我们的努力和苦难换来的是那么多人民的幸福。”

 

明楼没有回头,身后平静的声音顿了好一会儿才接了下去。“可是,为什么那幸福里就没有我的份呢。”

 

以往明楼被气走后起码好几天不会再来,这次却不同。

 

他又来了,带着王天风的信。

 

明台接过时手是抖的。犹豫了许久才下定决心打开。看完后再抬起头时,眼睛亮得吓人。他笑了一下,肌肉的动作成了眼泪的引线:“大哥,我以为我哭不出来的。以前眼泪多,给你们给老师流尽了。要用的时候却没有了。”

 

他哭得厉害,平日里脸上空壳似的神情扭曲得不像样,全凭哭声挤压出来的气音说完这句话。大哥什么时候离开的,明台已经无暇顾及。

 

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折磨。

 

这次是要接受错过。却不会再比接受老师的死更难。

最后的结论是他欠老师一条命。

 

明台冲进房间找了信笺出来,落笔时却又怔怔停下。最后只留下一句:你在我的心里,又怎会坠入地狱。

 

“自言自语的毛病也不用改了。”

 

明台思考了一会,试探地叫了一声:“天风。”

 

没有回答,更没有老师恼怒的拳头。

 

归于沉寂。

 

后来的后来,时间过得很慢。那天明台在橘子树下专心挑着饱满的果子。他想起了订婚宴上的等待,那时他不觉得那是等待,只觉得一颗心绷着惦念着不知什么地方,与人交谈是心不在焉,共人寒暄是强颜欢笑。也许是宴会伊始,抑或是饮至酒酣,明台记不得了,只是自觉等了很久。

那时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现今他会一直等下去,也只能一直等下去。来世,生生世世。

停了手上的动作,明台望向远方:”我会做好自己的事情,老师不要怪我。我总该有颓废的权利吧。“这是关于永远的承诺,他放在心里,谁也没有告诉。

——————————————————————————————

 

之后有时间可能会大改,不过可能只会删掉吧……本来只想跟前文写个续,现在只想自行狗带。我是想着要HE才写这个的!…前文《与明台》

评论(8)

热度(82)

  1. 江溥荣Poll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