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ly

未发生的都是礼物

《与明台》【天台】

明台: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死间计划虽是我一手筹谋,却也不敢断定结局会如我所想。我不怕牺牲,更不怕做无谓的牺牲。不过也许会因此而白白葬送你,我曾经为着这样的假设举棋不定,甚至和毒蛇一般拖泥带水寻找那不可能存在的更好的方案。

        最后用劝服毒蛇一样的台词劝服了自己。

        我们都可以死,唯独我的学生不能死吗?

        “话是这么说,这世上哪有事事平等的。”这句话刹那间跳进了我的脑子,在学校的时候,给你罐头你不愿意吃,说同学们都没有,你不想搞特殊,当时我就是这么回答的。你少爷脾气少爷身子,学校的大锅饭总吃不惯,更不愿意说出来。我只能拿水果和罐头略表安慰。然而当时一说出口,我就觉出不对来,好像我的心底就是觉得明台和其他人不同、就愿意把别人放在跟眼前这依旧莽撞的小子不平等的位置一样。

        这世上哪有事事平等的,不是我的学生不能死,而是我不愿意让我这个叫做明台的学生去死。

        但是又能怎么办呢?家仇国恨,又怎么能为我这一个小小的愿景所撼动?从见你之前就设好了的局也早就无法回头。我一度为我的能力感到自负,想做的事都是能做的事。可偏偏出了你这么个变数,于是最想做的事就成了最做不得的事。随之而来的,制定这个计划时看似最残酷的事,现在也成了能让我略感安慰的事。

        你死,我死。

        我向来喜欢即兴发挥,没想到给自己使了个绊子。给你炸药包骗你去自投罗网的时候,我还是多嘴了一句——别相信任何人。“包括我”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费了全身的力气才来得及咽下去。可是你没有察觉,至少看上去没有察觉。我应该感到庆幸,在你面前出了这么一个纰漏却没有影响到我的计划。可平心而论,我只觉得我真是,老了。

        你单纯,重情义,率意随性,约莫是更加适合我这个名字。父母给我取名为王天风,天风,天风,天上的风。可我却只能被拴在这满目疮痍的土地,死后大概也只能坠入阿鼻地狱。你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学生,我知道你,我不想让你在死后都承受背叛的痛楚,所以写下这封手书,托毒蛇在尘埃落定之后在你的墓前烧成灰烬。望你收到。

        我虽很少夸你,但你是我最优秀的学生,这一点毋庸置疑。你那么聪明,很多话也不用讲明。你我都不是想要吃糖就大声讲出来的孩童。你不用再把“谁也别信”当做铁则。若你能得见,记着,你的信任从没有被辜负,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像我们初见时那样快乐。

        落笔时要交待的原本只有几句,现下却开始收不住了,罢了,多说无益。

        明台,天上太远,又有曼丽作陪,我上不来——也不去凑那个热闹惹你心烦。为师且送你到这里。

        别再落到我手里。来世,生生世世。

 

                                                                      王天风绝笔

 ——————————————————————————————

后续《等风》,其实可以不戳,太散了写得。

 

评论(11)

热度(56)

  1. 江溥荣Poll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