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ly

未发生的都是礼物

《独行》【路奇路】

罗布·路奇一个人的生活这么过着,一个人的路也会一直走下去。

镜头由下往上缓慢拉起,首先是玻璃杯里融合了冰块一起在荡漾的酒,然后是闲适地搭在杯口的修长的手指,随之而上的是在挽起两圈的袖口映衬下愈发劲瘦的手腕,包裹在挺拔的身躯上的黑色衬衫慢慢出现,平日里少见的绿色树蔓的绣样自两边肩部向下延伸,而交叠的双腿阻碍了视线的追寻。

最后是那张脸——褪下礼帽束起卷发后的干净利落的清俊的脸。没有灯光情绪还有话语的渲染的时候,路奇的周围也氤氲着谜一样的气场。因此有很多很多喜欢或者说是花痴路奇的少女存在。用CP9其他男性同志的话来说就是:“当女孩子跟我们打听那个长着张人脸又不干人事的家伙的事情时,我们都会果断拒绝。可是后来就女孩们就不再来找我们了……”

严格来说,他们的话是正确的,除了外表,路奇和人类并不相像。厌烦,因为很无趣,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他投去注意力。而食物链顶层的猎食者对于这个世界的仅有的喜爱也就只有杀戮了。而作为顶层的王者,孤独,是他的归宿。大概是因为他生来清俊嗜血冷漠不凡,所以注定孤独。

他冷淡嗜杀不似人类,最过分的是还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智慧。降临人间却少了许多凡夫俗子应有的乐趣,七情六欲凑到一起也就只有嗜血这一项拿得出手。然而出现了蒙奇·D·路飞。上帝看着这个世界的时候,也是觉得路奇是很可怜的吧。

刚刚带妮可·罗宾回到司法岛,路奇坐在一边摇着手里的酒杯,面前是聚在一起的CP9同事。在他们一片吵吵闹闹中开口让卡莉法和卡库吃下恶魔果实。“长官一下命令,很快就要投入实战了。”那个海贼小子会来,路奇笃定。即使闯入司法岛这样的险地,换做任何海贼或是罪犯,都会随时择机逃走。不过那家伙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

蒙·D·路飞。海贼,弱小又烦人的海贼,这是一开始对这个海贼的印像,不堪一击却偏偏叫嚣着要和他们作对。碍眼,总要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尝尝口无遮拦的苦头。

事情的发展速度比路奇想象中要快,海贼小子一伙全员到齐。布鲁诺被打败——那小子干的。这个事实是让路奇有些惊讶的。意料之外,那个海贼在天亮前明明弱得让他不想多看一眼免得浪费时间。然而,现在却把他的同事打倒了。嗯,所以路奇说布鲁诺是做了5年酒吧老板所以身手变迟钝了。是不想承认自己看走了眼,也懒得思考为什么同一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会变得这么不一样。

反正都要死在自己手上。

后来路奇想,大概是因为这个海贼小子也是生来不凡吧。

那个海贼小子一路挑衅,不管妮可·罗宾怎样和他们撇清关系都固执地要救她离开,也没有被她过激的言语伤害,只是向着自己的决定行进。甚至命令手下烧毁了世界政府的旗帜。“这小子有点意思。”在那个怕死怕得要命的上司斯潘达姆命令路奇一路保护他离开的时候,路奇最后看了这个海贼一眼,稍微修改了下之前对他的判断。

世界政府的人并不是都像斯潘达姆一样没有脑筋,至少通往最后的正义之门的道路弄得足够隐蔽。路奇在开门的时候发现了躲在一旁的海贼小子的同伴,当然,为了让对手能够找到地方,路奇不动声色地继续前进。不久后门被破坏的声音让路奇笑了,同时斯潘达姆惊得乱叫:“他们不会找到这里啊!?”

“我想会的,因为我开门的时候发现了那个小女孩和她的宠物。”

“啊!!那你为什么不杀了他们!!!”

“因为你没有下命令。”

斯潘达姆开始气急败坏得抱怨,然后把气撒在了妮可·罗宾的身上,对于斯潘达姆这个白痴,路奇是颇为无语的,催促他拉着妮可·罗宾——传说中的恶魔之子。其实也就是个长得还行的年轻女人,拉着妮可·罗宾走,还仔细地嘱咐说要揪她的头发。路奇没有说话,他只是嗜杀,风度和下限还是有的。所以也只是拉着罗宾的胳膊半扶着她。“是命令。”这么自言自语般抛出了一句话,然后继续前行。

说起来,路奇绝对也是一个离经叛道的人。什么命令还有上司关系真的很,可笑。实际来讲,他其实和海贼小子差不了多少,不过是为了杀戮之后不会受到呶呶不休的打搅才来到了CP9,作为所谓的正义一方开始他的游戏。不然斯潘达姆早就不知道滚到哪个地狱去报到了。

没有让他等很久,海贼小子追了上来。让斯潘达姆带着犯人离开,路奇拢了拢帽子,站在又一扇门前,等着对手——戴草帽,红色上衣,黑色短裤的海贼小子的到来。路奇的审美系统绝对是十分完善的,他每天考究的衣着、梳理地一丝不苟的发丝、右肩上雪白的鸽子都可以证明这一点。所以,路奇在暗自唾弃自己对手糟糕的衣着搭配时,他也知道海贼小子其实长得十分俊秀,相对于他的力量来说过于幼稚的外表相当具有迷惑性。所以路奇也会感叹开了三档之后变成小孩子的路飞是如此的可爱。

战斗过程毫无疑问是惨烈的,无论是对于路飞,还是路奇。在这个过程中,海贼小子却又一次又一次得在鲜血里闪烁着光芒,坚定的、决绝的、镇定的、竭力的、虚弱的、变小的……任何模样都散发着难以言明的惑人气息,吸引着对手俯下身躯放低姿态主动成为这个人的前进道路上的一颗垫脚石。路奇在战斗的间歇里得出了结论:他是弄不明白这个狂妄的海贼小子的。就像其他人弄不明白他自己一样。

蒙奇·D·路飞,他让我们所有人黯然失色。

路奇被打倒的时候,鸽子穿过了层层硝烟飞回了他的肩上。在不甚清醒的神智里,对自己稍微的放水行为并不是非常懊悔。除了这个海贼,他对其他对手或者说是阻碍他的人,都是抱着必杀的信念。然而,在这次的决斗中,他却一而再,再而三得放过了杀死这小子的机会。

“带着鸽子的家伙……”

海贼虚弱的声音让路奇混沌的大脑稍微醒了过来,然后再愣在那里,没有做声。

“你……真的很厉害啊。”路飞并不在意是否得到回应,努力牵动橡皮嘴唇吐出字句:“仔细想想,冒险这么久,就只有你打得我真的一点点都动不了……”

【我也可以打得你一点点呼吸也没有。】路奇没有说话,作为一名被打败的Boss,安静得躺在一边,为冒险者腾出位置继续前进才是应有的戏份。可是立志要当海贼王的家伙是不会放任路奇安静得做完他认为自己应该做的事的。

“你很有趣啊,还有你的鸽子。虽然你是叛徒,我觉得我还是蛮喜欢你的。”

切,烦人。路奇把偏向一侧的脸慢慢埋在地上。弱小又烦人的家伙,罗布·路奇,13岁就恶名远播,让人闻之变色的只爱鲜血的男人,是不需要别人莫名其妙的认可的。按理说应该是这样,可是对象是这个连司法岛都敢闯的笨蛋海贼,道理自然也就说不通了。路奇懵然觉得之前28个年头走过的岁月其实都是错的。

后来意料之中的,那个小子胜利胜利,胜利到了最后。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成功离开了司法岛,带着他的伙伴们。和他在对决中所说的一样,完成了所有目标。

战事落幕。

养伤期间的CP9闲话比较多,可就算是那几个杀手同事,相比起来也还是路奇最缺乏人情味。他们或是傻气或是呆板或是话痨吵闹,聚在一起都是热热闹闹的。唯有路奇,没有意义的话他是不会说的。冷静冷清冷淡冷漠。只会在杀戮的前奏才会显露出热切而又血腥的笑容。即使“这样的路奇超级性感,完全不会让人觉得可怕。”说出这句话的卡莉法已然被路奇招呼得住院日期向后延伸了许多日子。什么?你说路奇不是下限奇高风度翩翩的吗,为什么对卡莉法这样的美丽的女孩子这么不包容?嗯,没错,可是在CP9任职多年双手沾染无数鲜血的卡莉法并不算是女孩子了,至于美丽,路奇觉得他的审美只对海贼小子正常发挥了。

“路奇也是有点爱现的嘛,在去司法岛之前还专门给草帽小子一伙展示了豹的形态。”被草帽一伙多次认做乌索普的卡库感叹道。

“不,展示了实力差距,也许是想让他之后不要再来找死。”伤势加重的卡莉法并没有吸取教训,依旧肆无忌惮得发表危险的看法:“草帽是第一个——第一个打败路奇的人。这意味着什么呢,你知道的,对于他这样强大的人来说,第一次尝到败北的滋味,就像是女孩第一次被别人上了一般痛楚。如果是别人打败了他,路奇会愤怒,十分愤怒,可对象是草帽小子,那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在CP9其他同事惊恐的眼神里,路奇摩挲着手里的杯子,没有要教训卡莉法的意向。因为,他觉得这些话似乎大概好像也许是正确的。

安静疗养的日子里最适合胡思乱想。海贼的一切言语都重复地在脑海里播放。

“我们飞到天上又掉了下来,还爬过山差一点就成了串烧。发生了很多很多事。”他这么说的时候其实理性上是不相信的,但是这小子兴冲冲的为自己的船骄傲的样子一下子就让你认可了他的话语。他有些不一样,路奇这么想着。可是到底哪里不一样,实在说不上来。路奇一直在思考,虽然有点懊恼为什么要对这样一个外表人类内心却是猴子的生物宛如纠缠不休的一而再再而三地存有念想,但是管他的,罗布·路奇,是不怕什么的。

得到消息海贼一伙要离开水之七都继续冒险。路奇在他们乘着新船带着新伙伴离开的那个早上一个人踏着月步滞留在空中。

目送。

“大海那么广阔,海贼小子你这么弱可是不行的。”无人得知的话语飘散在大海上空:“变强吧。新世界再见。”

罗布·路奇一个人的生活过了很久,一个人的路也走了不少。

不过将来会不会继续就难说了。

再会。

—————————————END—————————————

评论(4)

热度(16)